当前位置:主页 > 读后感大全 >

读《雪落香杉树》有感而发

编辑:读后感之家 时间:2021-04-19 11:33

   

  美国小说家、诗人戴维·伽特森花费十年时间在教书之余写成中篇小说《雪落香杉树》,其出版后大获好评,荣获福克纳奖和美国书商协会年奖,畅销五百万册,被选入美国大中学泛读名单。
  
  《纽约时报书评》美其名曰:“精雕细琢的无暇之作,动人,又令人心悬。”“言辞优美,结构严密,伽特森对于公平与宽恕的主题进行了一次细致考察,达成一种令人难忘而真实的效果。”这是《时代周刊》杂志对小说情节和写作风格的高度赞扬。
  
  小说以三天庭审为主干进行叙述。二战结束不久,位于美国西海岸的一个小岛——圣佩佐,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一个平时被人们称作“老好人”的渔民卡尔·海因被治安官阿尔特·莫兰发现溺亡在其船的渔网中,各种证据表示,卡尔的死似乎与一名日裔男子宫本天道有关。无辜的天道与卡尔很早就已相识,天道十二岁时,其父亲向卡尔的父亲提出购买卡尔家七英亩土地的事宜,二人敲定:天道父亲分八年向卡尔父亲支付资金。然而,在即将付完最后一笔钱时,日本人偷袭了珍珠港,挑起了与美国之间的战争,岛上的恐慌加剧,政府决定将岛上所有的日本人送去集中营,因此,天道的父亲并未付完最后一笔资金便被赶去集中营。几年后,卡尔的父亲去世,其母亲埃塔毫无情面地将本已将要属于天道家的土地卖给了别人。天道被抓捕之后,辩护律师内尔斯·古德莫德森极力为天道辩护,但治安官对事发现场种种可疑证据的陈述、军士长梅布尔斯对于天道可以用木棒杀人的陈述、对天道存在偏见的公诉人……这些都将天道推到了悬崖边上。在陪审团还未做出决定的时候,退伍军人、天道妻子今田初枝的初恋——伊什梅尔·钱伯斯发现了可以为天道洗脱罪名的证据。
  
  小说的环境、人物、语言描写十分细致。睿智正义的律师内尔斯·古德莫德森、善良正直的伊什梅尔·钱伯斯、沉默努力的宫本天道、优雅美丽的今田初枝……伽特森描写的每一个人物都可以很好地表现出其性格特征,他所描写的每一个场景,都会将读者置身于那个上个世纪的小岛上。
  
  整个故事因种族歧视而起。伊什梅尔的父亲创办了圣佩佐本地的唯一一份报纸《圣佩佐评论报》。战争爆发后,岛民日益恐慌,美国人想要赶走日本人。而伊什梅尔的父亲冒着报纸被退订、被别人恐吓的风险不断发文呼吁人们应该更加公正地对待日本人,他曾写道:偏见和仇恨从来都不会是正义的,也从来不会被一个合理的社会所接受。
  
  被战争阴云笼罩,并且由于战争而失去一条胳膊的伊什梅尔在回到圣佩佐之后十分冷漠。庭审第二天夜晚,伊什梅尔回到母亲家中,此时他已经取得可以为天道洗脱罪名的初步证据,而他并没有告诉他的母亲,相反,在他与母亲讨论案情的过程中始终说天道也许并没有被冤枉。伊什梅尔说:“其他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其他一切都是感情和直觉。至少,事实你还抓得住,感情却飘忽不定。”他的母亲若有所思:“那就跟着感觉走,但愿你还能记得怎么做,伊什梅尔。但愿你还能重新找到他们。但愿你不会一直这么冷漠。”母亲睡去后,伊什梅尔翻看当年初枝写给自己的信,他想再次拥有初枝,他在挣扎,初枝原本是属于他的,由于战争,使得二人分开,如今,伊什梅尔握着证据和信件不知所措。
  
  默默无声的香杉树影下,一个英俊的男孩,伸着一只手,召唤她回去。
  
  而她没有。
  
  庭审第三天,即使有经验丰富的渔民作证在海上杀人几乎不可能,但天平已经明显倾斜,判处天道有罪只在一瞬之间,由于陪审团成员尚未达成一致,所以第三天案件并未宣判。当晚,伊什梅尔再次拿出那封信翻看,这一次,他丢掉信,拿起证据,走向初枝的家……
  
  一切有感情的生命都在自我的外壳和界限中挣扎和徘徊。伊什梅尔着实令人敬佩,在私心可以掩盖正义的时候,伊什梅尔还是将正义朝向太阳,他在诉说:尽管命运、巧合和意外沆瀣一气,人类还是必须理智行事。
  
  小说的一大特色就是对人心的描写。人世中,人心有很多种,正义的阴暗的,但无一不是不存在的。东野圭吾说过:“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先得靠内心,然后是努力,然后是其他的。不知一年后,我是否会踏入那个叫做武汉的城市,也不知道,一年之后高中毕业的我,除了那一纸文凭和高考成绩外,还会再得到什么,也许最后,我会成为那不知归期的故人。但是还得靠内心和努力来继续前进,当你抬头仰望星辰,看到的再也不是迷茫,你看那星河似乎在向我们指引前进的方向,我们自己也会成为一道光,在黑暗中点石成金,迸发出星星之火。一个人是否坚忍反映了他的内在生活状态,反映了他的哲学,反映了他的思想。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意外统御宇宙万物,唯独人心除外。
  
  致内心坚定的逐梦人
  
  孙义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