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读书心得 >

美文欣赏-春游修觉寺有感

编辑:读后感之家 时间:2021-05-08 16:43

   

  十二岁那年,我读的初中,是在挨着岷江的一个山上,依山傍水,坐落在山顶,削山而建。学校本名五津中学,因为每天上学要爬山,所以当地人都贴切的称呼为“爬山中学”。
  
  那时候的学校,除了一个三层小楼,其余全是瓦房。到山顶进了校门,正对是一个小操场,然后是三层小楼。然后再沿着石梯往上走,是旗杆和一个广场。广场的周围,整齐围了一圈房子,全是不知年岁的瓦房,大部分是教室,还有一部分教师办公室,以及极少的宿舍。再往上走,山顶被削平,建了一个300米周长跑道的操场。学校里到处都是参天大树,郁郁葱葱,我们就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少年时光。
  
  那时候的岁月,是单纯而又快乐的。我那时候处于青春叛逆期,整天不上课,不回家,满山乱跑,还和同学一起爬到悬崖上挖岩墓、捡陶罐,还捡到过石器时代的石斧。还好可能有点小聪明,不上课居然成绩也很好,考试经常拿年级前十名,经常拿奖状;参加学校举行的历史知识竞赛,也拿了一等奖。
  
  我们那时候的体育课很有特色,体育老师不是让我们跑山路,就是跑楼梯,或者让我们从山脚蛙跳到山顶,累的半死。不过这样也有好处,我的运动能力一直到现在都还算不差,估计也是那时候天天爬山打下的基础。
  
  那时候还有道风景线,就是漫山遍野都是排球、足球。操场修建在山顶最高处,在那打球得特别小心,一不小心球就飞出去了,直接滚到半山腰或者山下,没法捡。
  
  那时候我经常坐在操场下侧的悬崖边最高处发呆,晒太阳。那里有平坦的草地,居高临下,一望无垠,下面就是岷江宽阔的河道和新津县城。沐浴着温暖的太阳,吹着风,看着下面和远处的风景,小小年纪的我可以在那坐半天,畅想很多东西,少年的憧憬、理想和未来。
  
  我们在这里度过了青葱岁月,记忆深刻。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回去看过了,今年春节,特意回去看了一下,物是人非,学校早已废弃,但是却有了新的堪称突破性的发现。一些隐藏的秘密,刷新了我对母校的认知。
  
  沿着熟悉的石梯往上走,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校门口。进去一看,学校早没了,所有房子都被拆了,留了一地瓦砾。修了几个平台,全部长满了芦苇。不知在山顶是如何长亲水的芦苇的?(文末有答案)
  
  我不甘心,没有看到记忆中熟悉的模样,于是穿过芦苇丛,往上继续攀登。来到以前学校广场和旗杆的位置,看到一颗熟悉的很大的树,想着去摸一摸,于是穿过荆棘,走了过去。这时候忽然发现一个残破的石碑隐藏在草丛中,旁边还有立“杜甫诗碑,文物……”的牌子。石碑上隐约看到几个字“新津……修觉寺”……,嗯?什么情况,这里以前叫修觉寺,杜甫来过?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怀着好奇和尊崇的心理,我查阅了一些资料,还咨询了当地的居民,才逐渐知道了母校的一些尘封的历史。
  
  原来我学校这座山,是有历史的。唐玄宗李隆基在成都避难时,曾到新津游览,觉得此山风景甚好,龙颜大悦,提笔题了个名“修觉山”,这名字可是皇帝取的。现在走到山下,可以看到唐明皇的御笔石刻。
  
  杜甫在成都时候,曾经三次来到修建于汉代的修觉寺游览,为此写了八首诗,可见他对修觉山的喜爱。陆游在四川时,也曾到修觉寺游览,写下了诗篇。
  
  《游修觉寺》
  
  杜甫
  
  野寺江天豁,山扉花竹幽。
  
  诗应有神助,吾得及春游。
  
  径石相萦带,川云自去留。
  
  禅枝宿众鸟,漂转暮归愁。
  
  《游修觉寺》
  
  陆游
  
  上尽苍崖百级梯,诗囊香碗手亲携。
  
  山从飞鸟行边出,天向平芜尽处低。
  
  花落忽惊春事晚,楼高剩觉客魂迷。
  
  兴阑扫榻襌房卧,清梦还应到剡溪。
  
  据考证,苏轼和苏辙,也曾在此山读书;王勃的诗,“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也是写的这里的渡口。此地风水宝地,后来学校修在这里,用废弃庙宇做学校,是有历史依据和文化根基的。没想到自己的初中所在地,还有这样的文化沉淀。如今默默无闻的小山,却是当初唐宋时期文人墨客的胜地
  
  《修觉寺》
  
  曹学佺〔明代〕
  
  汉时修觉寺,唐代上皇题。
  
  苍翠驱津筏,虚空转石梯。
  
  江声文井外,山色武阳西。
  
  寂寞僧房里,曾容名士栖。
  
  还有段真实的历史,当初海通禅师最开始修乐山大佛的时候,就打算建造在修觉山。可惜山体岩石基础太差,是容易塌陷的红砂岩,后来才改址乐山。现在在修觉山脚下,还能看到初具雏形的两个大佛腿,当地人称“大佛岩”。
  
  修觉寺一直到民国时代都还存在,历史学家顾颉刚1940年还来游览过,提到了杜甫诗和庙里的两眼有灵气的龙井。可惜寺庙和龙井都在文革被破坏了。龙眼被填了,现在长成了高高的芦苇。这就是为什么在山顶可以长亲水的芦苇。据当地人讲,我们那时候的校舍,有一部分就是庙里的殿堂改造的,不过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格局。
  
  学校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初的模样了,除了草就是树,甚至在石头上开凿出来的操场,也长满了灌木和杂草,完全辨认不出当初是个操场。我当时经常发呆远眺的悬崖边,现在也被打造成了一个木质平台。坐在那里,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看着山下远处南河和金马河汇合而成的岷江,视野开阔,思绪畅飞。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