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随机文章 >

《霍乱时期的爱情》承认爱情的复杂与世俗

编辑:读后感之家 时间:2021-05-28 16:18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过:“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旅途中,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阿萨里可算是幸运中的幸运,因为他在情窦初开,青春年少时就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要和弗尔明娜在一起。此后53年,他以不可战胜的决心,坚如磐石般的固执,一直履行着这个使命。53年,他从忧郁少年变成了睿智老人,从无名小卒成为了显赫富翁。最终,在76岁时,他得以和丧了夫的弗尔明娜相守了。这53年间,他有过622个情人。
  
  这就是诺贝尔奖得主,大名鼎鼎的马尔克斯,即《百年孤独》之后又一经典力作《霍乱时期的爱情》所讲的故事。无论你是被阿萨里半世的等待所震撼,还是对他滥情又忠诚的行为感到荒诞,都不可否认这是爱情千万种形式中的一种。这世上有人会爱过了就遗忘,也就有人会历经沧桑仍放不下心中白月光,有人一生只爱一个人,也就有人同时爱着许多人。千人千面,都是爱情。
  
  马尔克斯在这本书里用一个并不浪漫的一生之爱,表达了一个最浪漫的愿望:爱情可以抵得住岁月,抵得住衰老,抵得住死亡。只要努力在现实中让爱情升华,这个世界幸福真的可能。
  
  一、承认爱情的复杂与世俗
  
  阿萨里与弗尔明娜最初的相恋与很多故事一样,少年对美丽、高傲的女孩一见钟情。阿萨里与弗尔明娜的分手也与很多故事一样,两人家境悬殊,女孩父亲带她远走他乡,当女孩再次回来时,看到男孩那冰冷的眼睛、青紫色的面庞和因爱情的恐惧而变得僵硬的双唇,突然坠入了失望的深渊。以“我们之间不过一场幻觉而已”宣告结束。
  
  这段爱情之所以能变得非凡,是因为阿萨里的执着最终战胜了爱的大敌——时间。而要完成这个过程,也就是维持这份执着,光靠简单的初恋悸动显然不够,可以说阿萨里是把他的爱意升华成了使命感。与弗尔明娜长相厮守这件事成了他前进的道标。他赚钱、发展自己的事业来提高社会地位;保持健康尽可能长寿,维持形象减缓老态等等,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他自己心中的使命。
  
  在我看来,这与《月亮与六便士》里的主人公不惜一切也要去画画一样,只不过一个始于爱情,一个始于爱好,但最终都成了一种信念。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类人,他们立长志而不是常立志,一旦下定决心翻天覆地也不动摇。
  
  读过这本书的很多人觉得这不是爱情,只是求而不得后带来的执念,特别是阿萨里一直有着不同的情人这一点似乎就更印证了他对弗尔明娜爱的至死不渝。但我觉得,正是因为他爱得没有那么纯粹,这才是一份让人信服的真实爱情。就像饿了要吃饭一样,53年间,阿萨里需要别的爱情来帮他对抗孤独、衰老以及死亡的恐惧,不然他无法正常的活下去,更谈不上完成自己的使命了。书中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灵魂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之爱在腰部以下。”
  
  人是复杂的集合体,人的感情会同时被很多东西影响。只是多数时候爱情的浪漫与炽热会让我们不自觉地给它镀上一层神圣的光,从此凡不纯粹的爱都让人看不上。但其实爱情和其他情感一样,始终有其世俗的一面。
  
  二、看到爱情的奇妙之处
  
  弗尔明娜在与阿萨里分手后嫁给了身份显赫、受人尊敬的乌尔比诺医生。他们的结合可算是年龄到了所以顺势结婚的典范。生活习惯的差异、婆媳矛盾、婚姻倦怠后的出轨······凡你能想到的一地鸡毛在他们的生活中一样不少。
  
  但就是这样一份俗到不能再俗的婚姻,也让医生在生命的尽头对陪伴他一生的弗尔明娜说出了:“只有上帝知道我有多爱你”,让弗尔明娜明白了“如果再让她选一次,她还是会从世间所有的男人中选中她的丈夫。”这份毫无风花雪月的感情同样逃过了时间的劫掠,最终出人意料的成就了两人的幸福。
  
  他们变得好似一个人被分成了两半,常常因为对方猜出自己没有说出口的心事,或者一个抢先把另一个想说的话公之于众的荒唐事件而感到不悦。他们一起克服日常生活的误解,顷刻结下的怨恨,相互间的无理取闹,以及夫唱妇随的那种神话般的永耀之光。
  
  也许他们之间的爱情早在不知不觉间升华为了新的亲情,以至于彼此都没察觉到。
  
  如果说阿萨里对弗尔明娜的爱算是经得起风雨,那弗尔明娜与乌尔比诺医生的爱就是经得起平凡。两份爱情都不纯粹,两份爱情都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瑕疵,但最后却奇迹般的都圆满了,三个人皆求仁得仁,每一个到达了幸福的彼岸,真是奇妙又荒诞。马尔克斯在这里动用了他那作家的翻云覆雨刀笔手,无非是想让我们承认:爱真的存在,而且很奇妙。
  
  三、爱情的危险——学会平视爱情
  
  当阿萨里终于在半个世纪之后可以毫无阻碍的与弗尔明娜在远离陆地,只属于他们的船上永远相伴时,还发生了一个插曲。阿美利加,他的最后一位情人,因为他的离去而自杀了。对执着于完成人生使命的阿萨里,这点当然无法造成什么阻碍,他自然地把这段回忆从记忆中抹掉了,尽管在余下的岁月里,他时常会不合时宜地突然想起这件不幸的事故。
  
  读到这里的时候难免会让人同情阿美利加。她是阿萨里完成人生使命中的牺牲品。她与阿萨里本就是年龄差距极大的忘年恋,阿萨里把她当成了年轻时的弗尔明娜来爱。这种恋情通常会产生的问题就是两人心智的不对等。
  
  此时的阿萨里足够成熟,很清楚他在这段关系中要得到什么,而他的目标又是什么。但阿美利加还太年轻,她的眼中只有爱海情天。阿萨里可以毫无负担地抽身离去,她却只能陷入僵局,最终以死逃避。她如果再长大一些,或许她的爱情也有机会升华,或者至少她也能看到爱情世俗的、不完美的一面从而放低期待,更潇洒坦然一些呢?这些都成了未知。
  
  爱情似霍乱,自有其危险性。太高估或太低估了它都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看到爱情的奇妙和迷人,也承认它的复杂和世俗,不神化,也不丑化爱情,唯有平视爱情才能让它长久。
  
  都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是一本爱情的百科全书,它也确实描写了很多种形式的爱情,但你在其中找不到任何一种爱情是没有瑕疵的,一种也没有。因为爱情本就不是什么云端上的神迹,而是人种种情感中的一种。人无完人,所以爱情也不完美。但就像人可以成长一样,爱情同样能够升华,让爱抵住岁月的洪流,从而收获幸福是可能的。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